pcheung類文章:

中學中二三,當時每個月都會調位。擺位是兩張桌子拼成一行。班主任為了防止兩個男生/兩個女生坐在一起會談話,會一男一女一pair pair地安排坐位。每月轉一次,但只是左移一行。故此,坐在旁邊的,來來去去都是那兩個人。
當年坐在我旁邊的兩個女孩子,一位是我暗戀的女同學F。但由太embarrassing,今次的討論重點不在她,而係另一位。
另一位鄰坐是一個女性geek系人仕同學M。當然,她不是如男性geek那種污污wear wear,從她的外表以及雪白的臉色,整潔的制服,我相信她是一個有潔癖的女孩子。
那我為何我覺得同學M是Geek呢?因為她的外表有如最近上映的四眼雞丁類似,她的眼鏡永遠都是那麼的反光,完全看不到她的那雙明眸。我記得有一次故意去看她的眼晴,但由於當為仍是一個怕羞仔(至今仍是),當她看到我望她的眼,感到無比的embarrassing,只好扮野轉頭去望窗,我對她的眼晴完全沒有印像。
由於坐在M旁邊的那個月,我就難以和暗戀的女同學F談話,故此坐在M旁邊的月份甚為難捱。M在上中文課時特別留心,為了打發時間,問她中文課那個「伯虎」講書有乜咁好聽。她說她對文學有深厚興趣。她問我讀過王實甫的西廂記和曹雪芹的紅樓夢了沒有。其實當時我只讀鳥山明的龍珠和許景琛的街頭霸王,沒有怎樣讀古藉。我當時說「沒有呀,怎會看得明呀,文言文...」之類的說話。M說她在小學時間已經讀過這些古藉了。我當時覺得她很勁,但為了令她feel bad,我問她是否能夠看得明,是看簡化版還是原文文言文。她說明白,而且是看原文文言文!我已經不敢再問下去了。即時感到,原來坐在我旁邊的人是如此的偉大。
這次對話對我影響幾大。最少我至今仍然羨慕一些完整看完四大名著又或全套金庸小說的人。從那時起,我開始對古藉有興趣。但說來慚愧,我至今除了博益推出的黃盒版三國演義連環畫之外,沒有試過完整看完一本古藉。年少時期,比現在更加三分鐘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