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時法國佬Prof Christian Guilleminault到訪我院,他和我說,你做了你的部份,而且做得完滿,你已經提醒了那班對「做研究」完全沒有idea的醫生們,這個研究有很多很多的問題。就算這份論文被各大Journal reject了,You are still clean.
原來看著一個所謂合群的團體內耗,是多麼的過癮。(係時候唱返首:從未試過擁有,一生掙扎永不休...)做動物農莊的烏鴉,看著一些動物在互相殺戮,場面偉大得有如細路仔在波地爭波踢至屯門金毛青年「我地人人爆你一個樽都咪話唔大鑊」的水平之間。(抄襲自古惑仔)愈發聲愈發現這場戰爭是一場集體反智。I am still clean.

* * *

好撚辛苦
* * *

真係好撚辛苦
* * *

想修好部iBook的火牛。但我不想買蘋果那款,因為我覺得好易壞。好想買這個Macally的火牛。但未見香港有。似乎在Amazon訂,再送來香港,包埋運費都抵過Apple原廠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