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天的Offsite working,再加上家中的eMac及iBook可能因為心血管或腦神經系統出現問題。我過去數天不能上網。我完全不能夠Update這個地方以及MacGrass。
今天回復正常。
昨天沒有去締造歷史(儘管將我標籤為「政治冷感、自私、老左典型香港人或維園阿伯」,我受!),與其找藉口,不如講實情:我其實不想去,而不是累呀、忙呀之類。我支持普選,要求普選時間表、反對政改方案。只是不想去遊行。民主自由的體現,不是一方罷課要求自由,另一方面禁止別人回到校園讀書,削除別人上學的權利。
昨天留了在家修理病重的eMac。試圖用iPod boot機,又okay。測試過證實只是Harddisk死了。於是乎出外買過新的。將eMac拆開,不如想像中的容易。以前有iMac G3拆機的經驗,但eMac比iMac G3更加複雜。將eMac拆開,有超大量塵,換入新Harddisk,再裝回,用了四小時,主要因為沒有經驗。
將跟機的5400轉40G現代化為7200轉120G,整體速度有點點改善。
本來計劃買iMac G5 Cyclops的計劃,可以照計劃推後。而且財政上可以鬆動一點。
在過去數天,我在Palm紀錄了些感受、相機拍了些相片。有時間再貼上來。
人間才四天、網上已千年。

* * *

經過了四天下網,估不到自己間接引起了一場網上Blog界大火拼。
由於不太關我事,我只好繼續扮白痴、扮政治中立、扮不懂版權法。我沒有相熟政黨、政治網頁,我在這件事上沒有公開地有水抽或評論對錯。我不是Blog界紅人,出個post有雙位數字的comments;也不是時事評論員,在報紙上有一格發言的空間。我只是社會上的一個小角色。
看看,我在MacGrass寫的那篇小文章的title原來是「不談政治,談設計」。(故意不Link到MG,免得在那個Post留下太多非關乎於設計的pingback。)

* * *

看了Kylie Minogue最新的Live DVD - Showgirl。由Red Blooded Woman開始那一段好Gay。有猛男、沖涼、Gym、Adidas雞翼袖(重要反出個突出肚皮及腹肌)加現代褲。相信在場的Drag Queen定必看到流口水。
個人最喜歡Kyliesque那一般,有80s金曲The loco-motion、I should be so lucky和Light Years年代的Your disco need you。
Kylie翻訂了不少Light Years年代的歌曲(當然有On A Night Like This),其實我很喜歡那個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