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黨的事業的獻身精神,銳意改革的思想境界,關心群眾疾苦的優良作風,顧全大局的高尚品德。」
假如不是因為順口而湊成四句的話,為何有這樣崇高精神的領袖,卻在對上十幾年成為政治忌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