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樣了的文章出現在InMedia(Direct link),而且在blog-you有顯眼介紹。(回應Marky:在blogcast見到,我看到。可能不算太顯眼。)
文中那些自然主義的論調,由於沒有對錯可言,我不想評論。但在討論防疫針是否有效之前,請了解一下,為何一個社群要有集體的防疫計劃。這是一個MPH論文的題目,假如一個人認為打針係為了自己不會患流感,甚至禽流感,而以此批判防疫針沒有價值,這水平實在很低。
文中有大量失實的地方,需要指正。
文中指防疫針有「一種有機水銀作為防腐劑」。假如連這種防腐劑的名稱也叫不出來,就請不要用一個好像好科學的角度去分析防疫針的利弊。文中所指的防腐劑叫做Thimerosal,的確是一種有機水銀。西方最少有三個研究證實Thimersol與自閉症無關。(1,2, 3)但由於Thimersol始終含有水銀,由八十年代開始已經慢慢停止使用。(4) 在下之前曾經研究水銀,也因此曾調查醫院藥房上還有那些疫苗還使用 Thimerosal,結果發現數百款疫苗只有一款仍然使用Thimerosal。而且是一支舊款的疫苗。也可參閱FDA的列表
另外,文中指出疫苗是用「病毒打入雞蛋」生產出來。以現代生物科技如此昌明,以經絕少再有「病毒打入雞蛋」這種方法製造疫苗。(更正:感謝讀者「另一個偽MPH」指正,現時大部份的流感疫苗仍是用egg ystem製造出來。)
現在的疫苗大多數都只是病毒的蛋白質外殼部份,而且有用生物科技方法生產那一截的蛋白質,名為epitode。就有如病毒的身份證,只要生產其身份證,當真的病毒入侵身體,也能夠有抵抗力。而最最最重要,而且需要理解的,是病毒的致病性,是在於其蛋白質外殼之內的DNA或RNA。而現時的疫苗,都不會含有這些活性的DNA或RNA。
文中引述了兩份來自Lancet刺針雜誌的報告,由於沒有Reference,不知道說那兩份。而暫時最新的報告,應為Jefferson等在十月號的報告(5),而其實這份報告也是考科藍 (Cochrane Collaboration) 組織(6)做的。
假如這是InMedia那份文章所引述的報告,這是一個misquote。
這份報告雖然綜合多個研究,發現流感疫苗不能明顯減低社區長者患上流感及肺炎的風險。但這份報告證明了在安老院舍等等流感爆發高危場所,為長者接種疫苗,對比沒有接種疫苗的長者,能明顯減低因流感或肺炎所引致的死亡(Relative Risk: 0.46, 95% CI: 0.33 to 0.63)、因流感或肺炎而入院(odds ratio: 0.73, 95%CI: 0.67 to 0.79)。而文中也總結,這一類的接種計劃,不能無的放失亂打,而需要接種與該年流行的流感病毒疫苗,方為有效。由於有實質數據支持疫苗有助控制流感疫情,「疫苗是迷信西醫的心理安慰」之說根本不成立。
以下的文字是我用一個非Research Assistant的身份說的:
流感疫苗不會令你不患禽流感,它只會令你減少患上流感的機會。就算你被疫苗保護以外的流感病毒感染,病徵都會減少。
而打流感針的另一個作用,是沙士、禽流感、肺炎等等和普通流感的病徵都很相似,如果你打了流感疫苗,而你又有嚴重的上呼吸道感染徵狀,醫生可以先排除你患上流感的可能性,可以有更快的診斷。
其實打不打真的很隨便。但在叫人起義不打針,請提供確切的數據支持。

1. Andrews et al. Pediatrics. 2004 ;114:584-91.
2. Verstraeten et al. Pediatrics 2003; 2003; 112: 1039-48.
3. Hviid et al. JAMA 2003; 209: 1763-6.
4. WHO.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0; 49: 622-31.
5. Jefferson et al. Lancet 2005; 366: 1165-1174.
6. Demicheli et al.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4;(3):CD001269.

Minor point:
1) 在打針之前,醫生需要知道你有沒有對疫苗敏感。假如在這個昌明的社會打完針後真的會出現「過敏性休克」(anaphylaxis),這是醫生的失職,而不是疫苗的問題。
2) 假如生態平衡,就不會有疫症。我相信工業革命之前的生態比現時平衡,那為甚那時會有天花、黑死病等等大疫症,而且死亡人數可達幾億?
3) 疫苗是防治流感的良方,而不是「疫苗又是治療感冒的標準用藥」。
4) 請不要Quote一個英文教師講科學的書,而且還要大量的Quote。
5) 文中開首以這樣negative的說法批評兒童的接種計劃「小朋友從出生開始就要打各種預防針,什麼綜合針,還有甲乙型肝炎針、肺結核針等伴陪一生。」假如沒有這些針,現在的小童還會患上小兒麻痺症、白喉、破傷風、德國麻疹。不去打這些預防針,對小童的未來是很不負責任的,有誰想自己的子女因患小兒麻痺而終身癱瘓?又有誰想子女未來出生的後代因為懷孕時患德國麻疹而生長不良?
6) 以下都是以一個layman身份說的:強制性防疫計劃是現代文明的基石,要反文明,固然要反防疫針。但為何撰文者今天沒有被小兒麻痺症入侵而癱瘓?為何現時不再有天花疫症?流感高峰期香港每年都有,為何不會如以前生態平衡的年代引致一半人口死亡?為反文明而反文明,但其實本身卻在享受文明帶來的益處(防疫計劃帶來的健康、電腦、網絡、網誌、電力、清潔的食水、交通)。

本文再被摘錄
延伸閱讀:無塵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