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永無愚蠢的答案,只有愚蠢的問題。
愚蠢的問題,永遠得到愚蠢的答案。
例如你每天早上問我,我住在那裡,我相信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
這個問題背後假設我每天都搬家,而實際上我不是住在Motel或如Napoleon Dynamite的Uncle Rico住在那些超舊RV之上,故此相信我每天的答案都會一樣。假如答案每天都一樣,不如不問。要是真的要問的話,我一定每天答不同的答案,例如那些有假太空特色的屋苑名稱:碧海藍天、CEO Connection、凱旋門、中山麗城隱型山莊、中山雅居樂雍景園等等。
作為一個Research Assistant,有時在一個研究Planning的時候,已經知道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只會得出愚蠢的答案。但作為一個EcoSystem最低下的一隻螻蟻,正所謂螻蟻都要尚且偷生,為求不直接指出此研究的致命傷,我只好在一個研究完結後用三寸不爛的吹水技術,將余慕蓮(她去了那裡?她是我喜歡的演員之一!)推銷成葉翠翠、將廚師切出來的「餸頭餸尾」煲成正宗俄式羅宋湯、將兩年前的Motorola e398重新包裝成潮爆零機價手機Rokr E1。化腐朽為神奇不是次次都Work,而且多數不Work。所以希望各位在設計研究時,事先想想有無可能被人插、被人Reject。想出一個真正切實可執行,含有西方科學精神的實驗設計。多點時間Planning,做出來的研究都可愛一點。

* * *
我平生最憎權力鬥爭,權力鬥爭只應出現在師奶劇。昨晚看電視的Reality Show有個參賽者說自己的座右銘是Don't get it twisted,雖然明顯是2 Pac的歌詞,但這一句話也其實很有力量。不要因為自己有權就「蝦」人,搞權力鬥爭。除非你有黎姿那樣的庸俗姿色,可以色誘那些色中餓鬼中年肥佬頭目,否則不要將辨公室變成金枝慾孽、後宮秘史或者大長今,也不要幻想自己,又或思想上Cosplay金英或者張可X,請專重自己Professional的身份。我們接受過十幾年的英式殖民地科學、民主、良心等等耶教國家核心思想教育,就是要清洗去我們中國五千年來人治、害人向上爬的DNA。最少作為一個香港人,駕車撞到人,不應該會不顧而去;明知自己養的雞有禽流感,不應該再賣到市場去「減少損失」。假如我們有一天見到彌敦道有個被車撞的人沒有人理,實質上我們已經回到清朝,甚至是後官量產化的悲慘社會。我會選不去生育。因為生一個後代,他要不成為權力鬥爭的受害者,又或成為害人的那一個。
中國人何時才知道甚麼叫做「公平競爭」或「有能者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