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去了看屍新娘。Tim大導無論真人電影或動畫的愛將Johnny Depp和Helena Bonham Carter仍然十分出色。結局很淒美。
看外國的電影海報,Victor和Amelie是拖手仔的。可是香港版卻奇怪地是分開的。不知道有甚麼含意。
p.s. 到UA系電影院看屍新娘送屍新娘手巾仔。

星期六與另一半,及其細佬的一pair到南生圍野餐。一切都好即興。

星期日看了Flightplan,無想像中的差。最近看的幾套電影都有Peter Sarsgaard。在Kinsey扮雙性Research Assistant、The Skeleton Key扮好似好正直的律師、在Flightpaln內他與The Skeleton Key的角色差不多一樣。好悶,反而在Kinsey那個Research Assistant角色好基。

也看了馬達加斯加,Sorry,我已經忘記了劇情。

有次走過影音店,看到正在播的許冠文棟篤笑一個gag位,大約是:

有記者打電話問許生,「你有無強姦屋企個菲傭呀?」許生答無,之後那天的娛樂頭條係:
「許冠文否認強姦菲傭」
頭條出了,又有記者問:「你有無在九月一日強姦你屋企個菲傭?」許生答:「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之後那天的娛樂頭條係:
「許冠文拒絕承認曾在九月一日強姦菲傭」
於是許生說,董生那句「早晨」原來很強。

昨晚看港台節目講醫療改革。港台其實都差不多想「砌」York Chow和醫管局的了,找了社會對醫管局最不滿的那群阿公阿婆、長期病患者、中產來「數」醫管局。完全沒有Support醫療改革的聲音,在這個節目裡,我完全看不到,醫療改革會為大家帶來任何好處。而且節目的數字加上那些熱烈的群眾意見,完全將現在醫療系統的問題歸咎於佔醫管局支出八成的員工薪金之上。我很記得有一幕,在一個公眾諮詢會有個類似中產的說:「假如醫管局減省員工的薪金...」話未說完,台下的觀眾已經歡呼。
在我看來,將醫管局的問題歸咎於整體薪金過多(當然,薪金過高的是行政level的那群人,前線醫護及支援人員的薪金是過低的),就有如將禽流感的問題歸咎於候鳥一樣。醫護人員已經不止一次因為財赤減過薪,再因為這些群眾壓力,減薪的永遠只會是前線人員,又或減省職位。到時醫療質數下降,又有noise。
在那個節目聽不到正面意見,因為當港台想邀請周生和醫管局訪問,他們竟然不接受訪問,而且隨便回覆一份「新聞稿」了事。
當這個節目如此數臭醫管局,臨尾加一份拒絕接受訪問的新聞稿,我腦中的印像就是
「醫管局拒絕承認醫療改革弊多於利」
要是我是周生或者醫管局主席阿胡生,醫管局財赤我第一批炒的會是行政Level內那班搞PR的人。
就算周生胡生不想接受訪問,都最少找個中下層的管理人員反駁一下(做得下層,就預會背黑鍋!)。 現在除了「醫管局拒絕承認醫療改革弊多於利」之外,更給人的印像是香港醫療系統的管理機構根本不想去面對公眾的問題,更加給人無法無天的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