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rati Tags:


昨晚請了另一半的家人去唱K。當年輕的一輩在唱「別怪他」、「童話」的時候,出了隻我點的「蚌的啟示」,唱了一段就很想Cut,一來因為自己五音不全,二來因為發現和當晚大家點唱的歌曲的意識型態有點格格不合。
那個非正式的MV(由於當年六四後,突然流行唱卡啦OK,故此當年寶記、星光、飛圖都出很多非歌手MV,甚至伴唱也非原聲的卡拉OK Laser Disc),講一個剛剛坐仍然是黃色車頭的「電氣化火車」來港的女孩(她是後來去了亞視做兒童節目的「碧芝姐姐」)在香港走來走去。歌詞沒有分開Albert Au, 關正傑和盧冠廷所唱的部份。其實我最喜歡盧冠廷的部份。
這首歌就是叫你去關心社會。比去年七一時十分流行的凝聚每分光更直接。
其實這些歌己經和這個年代脫了節。那個年代、那個意識型態在香港流行文化其實已經死了。就有如現在荷里活的西部片,這個類型已經完整的死了。而且沒有人會感到惋惜。
八九年後香港人曾經因為信心問題出現過一段時期「關心社會」的流行文化。我們現在的社會,這已經不是流行文化的一部份。流行文化中留下的,只有透過唱情歌的年輕歌星站台的認識基本法大Show。我們已經不再流行叫歌星唱一首歌鼓勵香港人的士氣。在大Show要唱正氣的歌嗎?可能只會選來「月亮代表我的心」又或「中國人」。政府有政策要推銷嗎?只是叫影視名星說話,「係時候換身份證啦」、「電子證書可以確認身份」,有點明星效應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