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另一半飽受工作問題困擾,不知道這是新工作的磨合困難,還是新工真的太過可怕。星期五那天甚至病起來,我不禁懷疑,那些是心病。正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見拙劍園寫《昨夜渡輪上》,這些又是香港特式歌曲之一。

夜渡欄河再倚 北風我迎頭再遇
動盪遇這海 乘坐兩岸凝神對視
霓虹伴著舞姿 當酒醉如同不知
日後望這方 最終一切無從找住
渡 輪 上 懷念你說生如戰士
披戰衣 滿載清醒再次開始
莫問豪情似痴 今天醉倒狂笑易
夜盡露曙光 甦醒何妨重頭開始

百感交雜,不知應從何說起。倒不如不寫,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