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某免費日報。我一直覺得那份是三份當中最好,而且最老牌的。可是這份報紙無論新聞報道,副刊都有外國新聞紙的風格。知不知道污點在何處?就正正是那些香港人寫的專欄。有時我會覺得,同一份報紙有時讀者來信,寫的東西比那些專欄更有意義。當然,其他兩份的那些香港人專欄,更加令人嘔血。老牌報紙輸出A字頭報章的某劉姓專欄作家,每天只在罵蘋果日報。某施姓大富翁寫的社論更加令人發笑,你以為自己是金庸嗎?而另一份土產週街派的報紙,那個甚麼秘書手記甚至可說是反智。每天都在為那份報紙貼金,「每天派了幾萬份」,知不知道讀者看到會覺得心寒,因為有九成沒有拿去回收,直接去到了推填區!總結一句,有甚麼讀者,有甚麼專欄。
講返老牌日報的專欄,昨天找來了利時某神婆講鄭中基「無賴」那一首歌。他說女人聽到這首歌會覺得好笑,她更說:

因知道這不過是男土美麗的又單純的誤會,現實是無賴只會有無聊、無知的女友,是留不住重情的伴侶

另外

歌詞貼切的寫出差勁男人的特質,但對於女士的心意,就寫得太天真

首先,將一首麻甩佬流行情歌Take it seriously的討論,就實在是太天真,那我也只好將智商調低,天真一下。我很少聽廣東歌,這首歌我可在巴士上聽過一兩次。整首歌都在歌頌女性對男人多麼的容忍,男方已經自我引爆自己的弱點,「作為女人都忍我,妳對我真好。」整首歌表達的意思,僅此而已。將一首勁Hit流行曲上綱上線,再予以抨擊,很是有趣。難免令人想起那些勁罵iPod等潮流玩意的所謂潮人,為的是突顯自己的超然雪亮眼晴?
會不會是因為男方已經自認無賴,而女方原來自己身旁的都是無賴,自覺委屈了。以我精明的眼晴,怎可能選一個無賴?咪即係變相話我蠢?條件反射地作出反擊。將自己超脫於「無聊、無知的女友」。心裡甜絲絲地認同「妳對我真好」,可是卻因為女權的基因,不喜歡受男人這樣的褒獎,而將接受這些無賴男人的女人(而又排除自己地)說成「無聊、無知的女友」?再者,重情的伴侶,與無聊、無知的女友根本不對立,留不住重情的伴侶,也不代表流失了的那個人不是無聊和無知的。
殘酷的現實是,男不壞女不愛。會考考10A那些「男仔」,他們絕不是無賴,不吸煙有理想,而且是一張長期的飯票。你到旺角街頭又或新法書院問問那些女學生,會愛這些非無賴嗎?他們會笑而不答,而且笑得很奸。
男人很有風度,放下傳統男性專嚴對你唱首麻甩佬情歌,只是一首情歌,只是打情罵俏的卡拉OK消遣。假如妳在這個時候舉手頓足話:「你即是話我蠢啦!」噢!是多麼的煞風景。男人心裡可能在暗罵:「我讚你重情,哎!原來妳是多麼的無知和無聊。」可能他會Cut歌改為點唱一首牛聽得明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