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續昨天的日記。說到一個Reviewer。其實我知道那個Reviewer是誰。他給我們的文章的其中一個Comment,是要我們找多點Reference。而他指向的Reference,很多都是他自己的研究。
    學術界的行規是,假如你的文章多人Cite的話,是你在學術界是否顯赫的指標之一。無論你的研究是好是壞,總之多人Cite,就係好野,這是殘酷的事實。而這個虛偽的指標,正正是一個人能否得到Research Fund,又或各大期刊決定是否刊登你的文章的參考指數之一。
    那位reviewer的做法,難免令人覺得他想多些人Cite他的文章。最弊的是,他要我們改文,改完之後仍然是由那位Reviewer查看,如果那位Reviewer看得不高興的話,你只有Reject的份兒。如果我故意不Cite他的文章而令到文章被Reject,我會無得撈。故此,我只好Cite他的文章。
    但以我火爆的性格,我絕不會就此罷休。我Cite完他的文章之後,再Cite了其他人反駁那名Reviewer的研究的文章。相信那位Reviewer會為之氣結,因為我想讓他知道他的做法是何等的污穢,但他卻不能罵我,因為我的做法才是正路。
  • 現在無論York Chow做,還是人氣指數高企的高永文做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一樣會有今天的下場。這個位置根本就是毒箭處處。一有瘟疫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一有紅火蟻又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有乜野食得唔食得又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輪街症辛苦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醫管局財赤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公營醫生加價鬧邊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
    總之,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是民眾和特首之間的一度防火牆。人人都鬧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吸血,就無人鬧特首/財政司司長吸血。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已經成為低下階層民眾現時的公眾魔鬼。甚有中共統戰又或納綷政治宣傳的「單一魔鬼論」的影子。
    想想為何會有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獨裁、推出的政策難以為市民接受的問題存在?為何當初要殺了港英政府行之有效的市政總署和區域市政總署加兩個市政局的架構?又為何要將衛生、福利和食物三局混合成一個法蘭基斯坦?假如這些涉及民生的重要政策有一另一議會討論,增加市民的認受性,就不會有現在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York Chow又或之前的楊永強成了Darth Vader。再加上SARS一役增加了市民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醫管局/衛生署的忿怒,試問有誰不鬧衛生福利及食物局?怪就只能怪第三世界的政權脫離殖民統治當家作主後,立心要開山劈石、破四舊立四新,將殖民地的那一套完全革命批鬥得體無完膚。
    York Chow,這個位好難做架!做返骨科醫生算啦!這些位置留給玩政治那些人做吧!為免做臭自己個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