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日眼前出現的畫面,以Pikmin 2和Metroid Prime 2 Echoes佔多,曾幾何時有點被冷落的Game Cube終於再次轉動起來。
之前也說過打機很傷神,故此我比較喜歡睇機(也因此這個假期我看另一半打Pikmin 2較多)。由細到大,在親朋戚友的家渡過一個星期六的下午,直至到阿媽過來罵「食飯啦!衰仔!」,時間就是浪費在看人打機,也有時會做打機的那個人的軍師,打機時有難題會幫手用用腦去解決。打的紅白機、世嘉我都未擁有過。但卻能如數家珍般回憶洛克人很多的背景音樂、老翻任天堂多合一盒帶多數會收錄的遊戲,又或世嘉Master System同時推有盒帶或遊戲卡插位等等無聊資料。
自己永遠不是一個遊戲玩家,因為運動神經遲鈍。可是卻有(自稱)十分好的忍耐力,可能就是因為由細到大都能在一個「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情況下取樂。
直至擁有自家出現遊戲機(超任),其實很多時候都是看哥哥打機佔多。當然,這個時候我終有機會打很多的機。之後的SS, PS, DC,都是哥哥的財產,多數也是他玩。而那個時候其實有其他興趣,打機打得很少了。
直至真真正正自己出錢全資擁有的Game Cube,我才可時常play at will的打機。
星期六日兩天總計應打了五小時的Metroid Prime。也因此星期日晚和今天很頭痛(我沒有打通宵機,不睡覺現在我會死的!),我總是覺得與打機有關。我真的老了,臨老學吹蕭的結果,我會稱為OVgS。阿媽無呃過你,打得機多除左會打爆個電視之外,真係會死人架。

ps 為何我會花這麼多時間玩Metroid?之前不是說不懂玩的麼?哈哈!因為有本Nintendo America的官方攻略本!
pps之前會考那篇文章被JackyYat擇了下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