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期的刺針雜誌(The lancet)刊登了一篇期待已久的文章,就是MANTRA的第二期研究。MANTRA的第一期研究發現,冠心病患者做完手術後,有祈禱者比無祈禱者出現術後問題(如再入院或死亡等等)的機會明顯較低。可是MANTRA第一期研究僅為先導研究,研究對像很少,只有一家醫院的一批男病者,很有可能只是Chance finding。
MANTRA第二期研究是一項多機構的研究計劃,研究對像很多而且有男有女,研究有進行宗教治療(如唱歌、播歌、看宗教圖片、神職人員治病、祝禱等等)對患有心臟病的病人的療效。今次研究卻發現,宗教治療無助於減少病人入院次數以及增長壽命。
我一直不相信宗教有治病的作用,我只相信宗教可能治療一個人的心靈,將空虛的心靈有一點點的安祥。將宗教的作用超過了這個層次,將宗教的作用「吹」得過大,就有點兒那過。一個病人如果在有病時希望能夠有一種平和的心情去面對病魔,宗教有實用價值。但假如期望信教後命會長一點,MANTRA II已經證明無可能。可惜的是,宗教團體很喜歡拿著一兩個信教後戰勝病魔的例子,在信教者面前作所謂的見證,灌輸了一種錯誤的觀念,誘導別人相信信教後病魔會不敵α(α是一個代名詞,可以是耶和華、佛祖、觀世音、阿拉,視乎你如何解釋),再獲健康。
可能因為我們易於相信被說成比我們高一等具有無尚神力的α,而不相信和我們同樣是人的醫生護士。但要明白和你說α有效治病的,同樣是和你同等的人,人一樣會吹水、會騙人、會盲信、會蠢、會傻。正如現在我和你說宗教治療無用,我也是一個人,故此我也有可能會吹水、會騙人、會盲信、會蠢、會傻。

Reference: Krucoff MW, et al. Music, imagery, touch, and prayer as adjuncts to interventional cardiac care: the Monitoring and Actualisation of Noetic Trainings (MANTRA) II randomised study. Lancet 2005; 366: 2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