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門將要買一部G5來Capture和Edit一些醫學用影片。但現在的問題是,到底應該買PowerMac G5還是iMac G5。
那部機只是要Capture和用Final Cut Express HD作一些簡單的Editing。不需要作Combustion, Maya等等,其實我覺得單一CPU的iMac G5已經足夠,但是PowerMac G5 Dual G5又有更佳的昇級空間。
要買的用具,應該要一個RCA => Firewire的Breakout Box、Final Cut Express HD、2G的Ram以及另加200G的HD。iMac G5要兩萬四,但PowerMac Dual G5卻要兩萬七。(+ 19' Dell LCD)。
這個選擇竟要由我來做,而且要在明天前做好,OMG!

* * *

有些香港人竟可以高舉一句沒有內容的套套邏輯廢話作為一個運動的Manifesto,我很難想像學術界的人怎樣去看待這一班人。
假如GNU的Manifesto是GNU is GNU,我只會覺得自由軟件基金會是一群由無知婦孺水平組成的偽Hacker集團。幸好,他們的Manifesto一針見血,是What's GNU? Gnu's Not Unix!
假如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是Communist is Communist,我只會覺得這是兩條移居英國不務正業的德國佬發夢時寫下的一堆廢話。幸好,Marx用其驚人的想像力,以及帶有錯誤的理據,寫出了"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 -- the spectre of communism. All the powers of old Europe have entered into a holy alliance to exorcise this spectre: Pope and Tsar, Metternich and Guizot, French Radicals and German police-spies.",而這個幽靈不單在歐洲上空盤旋,甚至席捲東亞、南美。
小眾如Mozilla 1.0 manifesto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也都有一個明確的、一針見血的主題。甚至本地民建聯的口號,也都說了一句:「一個有前景的政黨」,而不是「民建聯是民建聯」。
頭威已經令人發笑,誰人還有興趣看你的尾陣?正如本篇文章的主題,也只是一位無知的粉皮在工餘時寫下的一篇廢話。啊!你已看到本文的尾聲。多謝你看這篇廢話。
既然那篇宣言下文已經是在解釋A不是B,又或A是C。何不說「A不是B」又或「A是C」,卻要用上一句可笑的「A是A」?
Marketing問題:你到底想Sell甚麼?我想Sell的東西就是我想Sell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