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之前的一場無謂Flamewar,令我說起一個英文字,叫作Academia。
Academia我想中文大約應譯為「學術界」。但學術界在中文的意思太濫,這個英文字本身只包含大學教育和研究
大學教育在這個香港竟可以成為部份人踐踏人的方法,例如有個人投訴我們的wiki時大意上說了:「你們是甚麼人?大學生?好像滿肚學識,但又一知半解...」換過一句粗俗的說話,這句說話的潛台詞是:「你班仆街讀屎片」。鬧還鬧,可能對某事「一知半解」和大學教育無關。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不會如此罵人,這些人只令我想起另一個英文字:Anti-intellectualism, 中文名應譯為「反智」。反智這個字又被陶傑用得很濫。看wikipedia,Anti-intellecualism包括attack on the merits of science,education, or literature.近代最著名的反智社會是文代大革命時期,將大學生、教授拿去批鬥,也許紅衛兵說的話是:「你這個白專算得上是甚麼?滿肚墨水卻對偉大的毛澤東和革命一無所知...」今天的香港仍聽到類似的說話,令人齒冷。
博士教授醫生也有錯,但這和他的哈佛、劍橋、史丹福、Johns Hopkins教育無關。董建華治港七年有錯,你也不會罵教他的英國利物蒲大學海事工程學系,除非你有證據證明大學教錯他治港的方法。但可惜海事工程和治港無關。正如大學的教育(以本人為例:生物學)和可能對某網上事件一知半解無關。
當然,在香港年青人接受過高等教育也十分普遍。沒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十分有智慧的,會專重智慧、專重知識、專重別人的教育程度。但有些人賤視別人的教育,無怪乎這些人對Academia的運作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