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不引起無謂的爭論(Flamewar),白頭髮已經夠多,不想再加多一兩根。本人書寫的日記不會包括以下內容:

  1. Blog「文化」/Technology:因為我覺得沒有文化可言,而且我甚麼都不懂。
  2. 轉載、CC、Fairuse etc etc:因為你不會在這裡找到侵權的東西。你想轉載我的文章,OK,是copyleft的,只需照GFDL做便可。至於別人的Site怎樣,就算有意見我只寫e mail提出。For the rest, I don't give a fuck.
  3. Gothic & Lolita:某人在其Blog寫Gothic & Lolita,即引起一大班人Lolita愛好者群起攻之。

我不是怕討論,只是這些內容真的只會令這個小地方「添煩添亂」。我零可無人讀我的日記,討論一些沒有人關心的題材,總好過這個地方被一些帶有強烈個人情感的「意見」污染,因為這和我唯物主義的思想相違背。
今早在巴士上看到一位乘客狂咳,之後吐出一「篤」熱黃濃痰在九龍巴士公司六十八號X線某架巴士車廂地面。為求令到那篤熱黃濃痰不是呈「一篤狀」,該名乘客用腳將那口痰磨平,再裝作若無其事即時下車。
工作間坐在旁邊的秘書小姐,咳足N日,身在醫院有免費員工診所也不去求醫,早兩日仍有戴口罩,今天竟然不帶,而且在狂咳。真的令人氣炸。令我想起西班牙人送天花病人用過的毛毯給印地安人而引致滅族的故事。
到底這是不是香港人的一種特性,就是有病都不去看醫生之餘,也沒有一種公德心,去防止疾病傳染給他人。當然,如果是流感、傷風,只是小病,傳染給正常抵抗力的人仕雖然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害,但例如一個一年有過百日有薪病假而且月薪過兩萬的公務員傳染一個老臨,老臨請病假要扣人工,這樣做就令到別人下個月小支了幾百元工資,影響別人的生計!假如是傳染給Immunodeficiency的病人(如AIDS),那又是可大可小,分分鐘會死人。
小病最多都是看醫生、放一兩日病假。如果是嚴重傳染病怎辦?不說沙士,單單是肺結核(Tuberculosis, TB)已經夠嚴重。TB是能夠透過空氣、痰、飛沬等等傳染,而且傳染性極高。雖然,現時肺結核不是甚麼不治之症,但死亡率也都算高(Around 5%),而且病者會十分痛苦,例如咳血、呼吸不順等等。
香港的TB發病率,可說是世界先進城市之冠!根據WHO和本港衛生處的統計,香港三零零三年的TB發病率高達每十萬人有89人。當然,比起貧窮國家如阿富汗(671人)、依索匹亞/埃塞俄比亞(507人)、印尼(674人)和肯亞(821人),89人是一個十分微小的數字。但比起其他發達國家,如日本(42人)、英國(12人)、美國(3人)、法國(12人)、澳洲(6人)、新西蘭(11人)以及公眾衛生著名的歐洲國家(丹麥:6人、冰島:3人、瑞典:4人、瑞士:7人,全部都低於十人。)香港的數字簡直是超高,是發展中至未發展國家的水平。這是其中一個香港已經超英趕美的數字。別忘記,香港是有為學童打卡介苗預防TB,而其他發展中國家是沒有的,仍有如此高的TB發病率,實在奇怪。
香港的人口密集,可以算是香港TB發病率高之原因之一。以前可以說因為越南船民輸入TB,現在沒有得抵賴了。現在又可以賴新來港人仕輸入TB,但數字顯示零三年的六千多宗TB,只有約二百宗是來自來港未滿七年的新來港人仕。也即是,香港本土居民才是跟本的問題。市民的公眾衛生意識弱,試想像如果那個在巴士吐痰的人患上TB,那麼當天乘坐那架巴士的乘客全部都極有可能感染,試想像人數會有幾多。又或者,有一個TB病人沒有戴口罩去乘地鐵,不停的咳,可能被感染的人數又有幾多?
希望大家為公眾著想,沙士一疫我們已經受了沉重的教訓。希望大家有上呼吸道感染或類似徵狀時,就減少到公眾地方,戴口罩,不要隨地吐痰。如果咳多於一個星期或痰中帶血,必需要求診。

References:

  1. WHO, Tuberculosis - Strategy and Operations, Monitoring and Evaluation, Country Information. www.who.int/gtb/country_info/index.htm. Global tabulation compiled by WHO for the Statistics Division. Geneva, 2002. [code 62]
  2. HKDH. HA. Tuberculosis in Hong Kong. http://www.info.gov.hk/tb_ch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