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和兩位同學(我加上這兩個同學是班中很奇怪地喜歡哲學的人,其實我們三個人可以合稱為霉林三友)去了聽李天命在理大的講座,內容是有關我們世界知識論上的紛亂與及我們在這個紛亂的世代如何自處。我不想在這處說太多,因為這不是今天的重點,總之這次講座是精彩的,但我不是完全認同李氏的觀點。
他表示我們要安守己份。不要膨脹我們的名利慾望,又不要萎縮我們的情義之心。這個說法是對的。但可是當每個人都安守已份的時候,我們還有進步嗎?這一方面我不太認同他的說法,可能我比較喜歡蘋果電腦的那一句宣傳口號「Think Different」。為何我們的社會會進步?因為有一些不安守已份,而被其他人視為瘋子又或者麻煩製造者,想一些別人不會想的東西,他們的獨待思想改變了世界,又或者他們的思想帶動世界所有人前進。(就像今天,我和一位同學說,我的Palm和Mac Hotsync不到中文,他的反應竟是一句「抵死」。)

http://asp.cis.pitt.edu/mov/seinfeld.mov

聽完講座,又要回到那個一個人都沒有的家。我在回家途中和其一個同學說:「整個講座我覺得聽完條氣最順是講忘恩負義的那一段。」

李氏說,我要一定不能忘恩,忘恩者不知福,不知福者無福。他說我們不停地獲得別人給我們的恩典,但只要對方對你有所欠失,一般人都會即視他為醜惡。縱使別人給你的恩典總數可能是十,但只要他對你的欠失只有負一,你都會忘記那你手上的九。這可能是就是忘恩負義。我在想,到底她是不是忘恩負義呢?於是和這個同學話別後,我開始一些利益計算。

計計計,上了巴士,在巴士上睡著了。

睡夢中我看見了她。腦中出現了很多片段,其中一幕是她笑的片段,我喜歡看到她笑,笑的時候,眼咪成一條線,很可愛。不要睡醒,我在提醒我自已不要睡醒,請停著這美麗的時候。可是巴士一急停,我就醒來了。沒了,一切又回歸現實,這個不知所謂的現實世界。我拭走口角流出來的口水,帶著疲敝的身體下車。下了車,我停了在巴士站良久,我想,我才是真真正正的忘恩負義者。我沒有好好珍惜她的愛,我的奇怪行為更令她不高興。我沒有珍惜她的恩典,更傷害她。我才是真真正正的罪人!

車駛走了很久,我又要一個人行這條又冷清燈光又暗淡的路,回去那個沒有人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