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我的日記,我有權寫我想寫的東西,你有權看,但你不能回應,這個我是故意的。
我有權寫我想寫的東西,我不想寫東西每每要就住就住,好黑人憎。想寫一些東西,但又怕別人知道後,要改要刪除要盛,麻X煩。
我以前對人事關係好有興趣,而家就愈來愈憎人同人之間的聯繫。朋友,男女朋友,最終只會因為了解而分開,那就不如不了解好了!我現在做事只為我自已負責,不用向外人負責。
在要求別人理會你的感受之前,你又有沒有顧及別人的感受呢?
有人問為何我受別人大量壓力我仍會去跳Para Para?
我跳Para Para是因為我喜歡去跳,而不是因為你喜歡我去跳。
因為潮流興?也可能是。
但以以前我對每事都三分鐘熱度來說,為何我會跳這舞快一年呢?
我其實跳這舞已經一年,但真的大有進度是這幾個月的事。因為我在這幾個月不停地練習。
我覺得我跳這舞,是證明我原來懂得跳舞。
現實生活中,沒有東西我是可以自已證明我懂的。
例如,我拍拖,兩次對像一樣,兩次最終都是失敗,那就證明我根本沒有成長過,沒有進步過,亦證明我不懂去拍拖。
我在跳舞找到自已。
我也在音樂中找到自已。
我在現實生活中迷失自已。
現實只會令自已變成群體之後迷失。

Last update: 4-5-2005

這是我在Diaryland寫的第一篇日記,從日記的內容你可得知我當時是一個Paralist,也用Chainsaw Riot的名義在mp3.com玩電子音樂。而且當時因為和前度女友剛剛分手,寫的東西也比較灰。可能因為現在的生活比較刻苦,人也由灰,變成十分酸刻。